对安化,我们可能存在很多误解

那天晚上,我和璐璐视频的时候和她讲,我又进入到了一个神经紧绷的时期。有新发现,获得了更多的一手资料,组合起来已经看到了很多内在规律。

璐璐在市场一线,面对的都是一些个性化的零售客户。安化黑茶在宁波市场的认知度很难去下定义,也许在她的朋友圈还不错吧!那天我无意中发现,浙江宁波也有做边销茶的,做的是茯茶,牛皮纸包装,那种益阳茶厂的高仿长相。她说她喝过,不好喝。宁波也是一个出好茶的地方,但一回到边销茶的概念时,夏秋茶的修剪叶都怼上去了。

去年在兰州,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,兰州一位经营安化黑茶多年的老茶商说:“他们做安化黑茶,一方面要改变本地老百姓对砖茶的固有认知,另一方面才是着手普及安化黑茶的诸多好处。”所以,早年间做安化黑茶的茶商承受了一个沉默成本,就是花大量的时间与费用去做消费者教育。

谈到安化黑茶的未来发展,最主流的声音就是要便捷化、时尚化,让年轻人也来喝黑茶。这个提法确实很正确,容易占据舆论的头部。现代社会,堆在年轻人面前的产品有很多,实体产品,虚拟产品,多得数不胜数。我们如果想靠“不苦不涩甜甜的”“降三高”“不影响睡眠”“降低烟酒毒害”等这类产品卖点去吸引年轻人,那难免给人一种叨叨叨的感觉。

就像是一个进入更年期的母亲,在那里唠叨着要你多喝热水,不要熬夜,少喝酒,天冷了记得穿秋衣一样。我相信,很多年轻人还没等你开口,扭头就走了。针对茶的这种安静的慢热属性,让消费频次显得不那么高,以前我有一个老领导在一次内部会议上讲:“我们要让喝茶这件事嗨起来!”这么些年,怎么嗨都显得有点不伦不类的。因为茶叶里面内含物质虽然丰富,但还是有别于酒精给人营造的氛围以及对大脑带来的刺激。

这些年,我们国家领导人总喜欢强调一个词,叫“不忘初心”。我也时常回放最初喜欢上茶的那个场景。虽然,在眼下,90后已经不再年轻,但是很多年前,我还很年轻的时候,就被茶以及事茶人所营造的那种雅氛围给打动了。

那时候,不太懂这个社会,但是在茶事聚会里那种获得感很强。事茶人娓娓道来的茶山故事,就像是在你眼前展开了一个绵延的画卷,你很想这一生把那些山河故地都走一遍。酒聚也有酒聚的好处,不过没有那种获得感,饮酒的现场往往有一种放纵感,曾经高考结束后,和同学们即将分别时大醉了一场,那是为了纾解长期以来心中的压抑。酒后宿醉,第二天时常要睡懒觉,久之给人一种负罪感,感觉什么事也没做,白费了光阴。在茶与酒之间,我过早的选择了茶。这种选择,是因为喜欢这其中的况味。

也许是因为茶喝久了,滞钝了那种新鲜感。从前的日子很慢,一生给历史总结一句话就够了。我记得我初中语文老师在讲晏殊的时候说,晏殊这个人,这辈子就写了一句我们能记住的话,叫“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”。她说出这个观点的时候,我们在那里笑,然后她又说:“你们别笑,你知道就算是这样,得有多难吗?假如你们这辈子能给文化史留下一句广为传唱的话,我会以你们为荣。”

她所言的广为传唱,在眼下叫流量。不管是互联网表情包还是语录体,当代真的也有很多深入人心的简洁表述。可能就一句话,可能就一个词。木心在前几年无缘无故的火了,其实就是因为他的话简洁生动。丰子恺的画也火了,人生的况味在那几笔勾勒之间,很传神。同时火的还有仓央嘉措的情话。之后,就是大家回到现实社会,突然在你身边,造一个精准的新词来描述你原本很熟悉的人与事,却又与此前你的认知全完不同。

你比如把茶桌前慈祥的中年男性叫做“油腻男”。在各种大城市压力的生活状态下,突然有一天晚上大家在朋友圈刷屏式的转发“逃离北上广”。90后也被他们定性过,叫“佛系”。你忍俊不禁的在品咂这种有趣的总结。那年代,相去不远,但互联网上的情绪是多么的有意思啊!

也许我们真的老了,和00后比起来,很多东西已然存在了某种认知鸿沟。我记得好像是马化腾在很多年前说的,得年轻人得天下。这句话像平湖涟漪,这几年算是荡漾到茶行业了。每次什么创新论坛都要来提一下。安化黑茶也做了很多年轻化的创意,但份额很小。有些人可能不承认,但我做过一些摸底调研,你把整个年轻化的产品产值加起来,可能还不如人家一个单品。安化黑茶里面,就以茯砖而言,单品过千万(注意,还只是出厂价统计,不是零售码洋!)的产品已经有好些了。

他能增长的秘诀是什么,可能起初也不太情愿,但是市场自觉形成了这个消费的圈层。那就是中老年人,那群在广场上跳舞的人,那群跟着导游结伴出行的人,那群子女在大城市打拼无暇陪伴的人,他们刚到退休的年龄,绝大多数领着还不错的社保金进入到了养老的序列。他们没有别的负担,就关心睡眠好不好,关心血压血糖和血脂,关心自己还有那些年轻时想去的地方没去,想干的事没干。这些年,我去过很多茶山,在安化与众不同的,就是遇见了这个群体。也许我们觉得,安化的茶山没有西湖边那么文艺,没有云南村寨那么神秘,没有武夷山那么奇异··· ···它所拥有的,却是其它很多地方的茶山都不具备的那种亲和力与接纳力。

无差别心,回到现实,谈历史,谈功效,关照人与人之间的关系。在安化,没有那么多高高在上的老师,我看到更多的是服务员,给你讲解,给你示范,给你温馨提示,给你无微不至。在针对年轻人的创新论坛上,也许我们说很多概念略显牵强,但是在针对养老产业的峰会上,也许我们可以讲出很多保健品行业、房地产行业、保险行业乃至旅游业看不到的一些现象。安化县人民政府说,要打造康养基地,这个定位看来不是在喊口号!(作者:洪莫如 资料来源:光阴夜归人)

发表评论